最新地址 jemyy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联系邮箱:avse775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老公撞人以后

老公撞人以后


老公撞人以后:8. 呼唤50. 安全是家庭幸福的保证,事故是人生悲剧的祸根。应声不敢慢,诚心诚意面带欢。——《劝报亲恩篇》老公撞人以后:「老婆:怎么办?我撞到人了!好像还蛮严重的,对方都住院了。我已经做完笔录,也去看过对方了,可是他好像不打算和解,好倒楣……我该怎么办啊?「

  刚上完上午课程的美宣,看到手机显示八通未接来电,男朋友传来的简讯有如晴天霹雳,怎么会这样?美宣的男友是大她两届的学长,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,男生为了女方,连替代役都选择美宣学校所在的县市。

  最近好不容易退伍,为了能继续跟女友近距离生活,也特别挑选了同样县市的公司上班。

  没想到在公司上班还没满一个月,就发生了交通事故,美宣自己也还只是个大学生,面对这样的事件,能拿出什么办法?美宣独自一人躲到走廊外的小阳台,深呼吸几口气,让自己镇定下来,两个人交往,虽然男方的年纪比较大,但是比起来还是女方成熟、有主意,所以这个时候她更要冷静下来,以免两个人都陷入恐慌。

 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帮自己的男友度过这个难关,她拿起了手机,回拨给那八通未接来电的主人。

  市内有名的大型综合医院,八楼是单人病房与双人病房的聚集地,其中也有一些可以说是VIP的特别病房,房间特别大就不用说了,不论是病床、厕所也都特别整洁,液晶萤幕的电视,和其他房的黑盒子就是不一样,隔音效果也非常的棒,说不定在里头办派对外面都听不到呢,和其他房间相比,完全就是不同级别的病房。

  美宣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看着门号823,还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拜访这种有钱人病房的一天。

  「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」

  敲敲门,里面没有回应,总而言之先进去再说,美宣自己打开门,走进了这间豪华病房。

  眼前一名穿着住院病患专用的绿衬衫,坐在病床上,对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哈哈大笑的青年,看起来和美宣他们差不多年纪,可能是耳朵上挂了耳环吧,让他比他们又多了份成熟感。

  「不好意思,我是为了早上的车祸来的!」

  美宣看少年一点反应也没有,稍微提高了音调,终於吸引了那个家伙的目光。

  他斜眼看了门口的方向,漫不经心关掉电视,随手把遥控器丢到床头柜上,即使发出「啪」地巨响,也一付毫不在意的模样。

  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太好,不过这个时候美宣可以确定了,对方果然是那种纨裤子弟,自以为家里有钱就不懂得尊重别人,一付唯我独尊、吊儿啷当的模样,是她最讨厌的类型。

  「早上的车祸?你是谁啊?」

  「你好,我是林文彬的……女朋友,何美宣。」青年侧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女性,挑高的身长,无论是比例还是身材都十分完美,五官也是端正得清秀,一头乌黑的秀发绑着长长的马尾,穿着衬衫、短裙搭配过膝的黑色长袜,虽然还一付学生的清纯模样,不过已经会注重打扮。

  最棒的是隐藏在衬衫底下,那呼之欲出的巨乳,在紧覆的衣襟下,更可以看出那曲线的美丽。

  想不到那个倒楣小子还挺有福气的,竟然有这么棒的女朋友。

  「那你来这里干嘛?肇事者想拿女友当挡箭牌了吗?」「并不是这样!」

  美宣强忍着怒气,毕竟对方什么都没问,就直接攻击她的男友。

  「因为文彬……我的男友才刚到公司上班,还没有满一个月,如果随便请假的话会让公司的印象不太好,所以才请我代为处理这些事的。」没错,这就是他们在电话里商量的结果。

  发生了这起车祸,不幸中的大幸是文彬的机车没有翻覆,他本人也没有受伤,不过为了处理这次的车祸事件,他已经跟公司请了半天的假,明明自己还在试用期,这样乱请假说不定会让自己丢了这份工作,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,他只好拜托美宣帮他跟对方和谈。

  当然,一般的情况是不用这么着急,毕竟他也亲自来探访过对方,可是这次是机车撞到行人,虽然依文彬自己的说法是对方突然冒出来,但是撞到之后,对方倒在地上拼命挣扎,两只手破皮流血不用说,好像还抬不起来,最后还是坐了救护车离开,似乎受了不小的伤。

  这种的车祸事件,不管怎样警方一定是希望私下和解,文彬当然也想这么做,可是他自己的探访结果,对方没有要和解的意思?所以他才会请美宣下午再跑一趟,一来是表现这边关心的诚意,二来是换条理清晰的美宣来谈判,说不定比较有机会可以私下和解。

  「所以你也是来说私下和解的事?」

  对方一瞬间就切入正题,让美宣还来不及寒暄几句,什么「现在身体的状况怎么样啊?」、「医生说伤势怎么样?」之类的,都还来不及说,不过这么直接也好,毕竟美宣也不想跟这种纨裤子弟,只有两个人独处在一个空间。

  「是的,我认为只要双方都可以认同,这样私下和解是最好的方式,也不会浪费大家太多的时间。」

  「你们想要私下和解我是了解啦,可是我那个在当立委的老爸常说,凡事都要交给司法来处理,我也觉得这种事还是交给法律比较方便。

  至於浪费时间嘛,反正我时间多得是,也没在怕的。「青年靠着墙,坐躺在病床上,只差现在手受伤,不能放到后脑勺枕着,一付吊儿啷当的模样,让美宣气得紧咬牙根。

  她现在非常清楚对方为什么可以一付有恃无恐的模样,虽然一般车祸都是受伤较轻的肇事责任多於受伤较重的,但是基本上都是采取「双方各打二十大板制」,只要上了法庭,对肇事的双方都没有好处,而且还会浪费一连串诉讼的时间,所以可以的话都会采取私下和解。

  但是对方是立委的小孩,只要他的父亲略加施压,走上诉讼毫无疑问是对方的胜利。

  而且看他这付模样,多半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,耗费这点时间对他当然是不痛不痒,可是文彬一旦被诉讼缠身,那他这份工作肯定是不用做了,这可是他出社会第一份工作,怎么可以这样随便丢掉?而且如果不幸也腾不出时间找工作,那他就有一段时间没有工作,对他的前程会有很大的影响,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!「不要这样凶狠瞪着人家嘛,我也不是不知道你们的苦衷,要商量也是可以啦。」

  听到病床上的青年这么说,美宣的眼神终於柔和下来,虽然他们完全的劣势没有改变,但是还有讨论的余地总是件好事。

  「反正我什么也不缺,要你们赔我钱一点意义也没有,公道什么的,我也没有很在意,要的话就直接和解吧!」

  「真的吗!?」

  刚刚还在地狱的深渊,可能一个诉讼打下去,他们的人生也会跟着被打得一团乱,所以现在那个青年的话,简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份特大的礼物,不仅不用走上法庭,连赔偿的破费都不用了!虽然这样一瞬间的兴奋足以让人冲昏头,不过美宣马上就冷静下来,毕竟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,谁不是找到机会,就算对方已经瘦得跟老鼠没有两样,也要狠狠扒一层皮下来,这个少年怎么可能无条件做这样的和解?

  「当然是真的。不过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了。」「什么事呢?」

  心里想着果然如此,真正的关键是这名少年现在开出的条件,只要不是太过分的,忍一忍也就让它过去吧!「就是啊,你看我两只手都受伤了,有些事情做起来不太方便呢。」

  「什么事啊?」

  「真是的,男人的双手还能做什么?当然是打手枪啊!」「打手……!?」

  在脑海中回忆这个陌生的词汇,突然想起来以前好像在班上男同学开黄腔的时候听过,这家伙竟然对女生说这么污秽的事,而且他现在说这种话的目的是……?

  「变成这个样子生活会很不方便耶!而且我每天不尻个一枪,晚上根本睡不着,所以你至少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吧!」

  很想直接回「关我什么事!」

  不过美宣当然知道,就算里头有些没道理的地方,但实际上就是这场车祸让他的双手不方便,自己也没有理由反驳。

  「所以你的意思是……要我帮你自慰……?」

  「要求太多也不好意思嘛,不过至少打手枪没问题吧?就交给你啰!先把门锁上吧,不然有人闯进来,你也很麻烦吧。」

  一付美宣已经答应的模样,少年坐到了床边,稍微摆摆手掌,要美宣坐到他的身边。

  知道自己其实也没什么选择权,反正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,就当作是护理课的实习,帮助一般男性解决生理上的需求。

  美宣将房门上锁,走到病床旁边,乖乖坐到了少年的身旁,紧张让她的手臂僵硬地撑在大腿上,半天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  「总之先帮我把裤子脱下来吧,内裤也一起脱啊。」竟然要做这么让人害羞的事,美宣在内心天人交战了老半天,那名青年只是含着笑看着她。

  感觉到少年嘲笑的视线,一付这种程度的事情都做不到也敢来谈判的表情,美宣一咬牙,做就做吧!反正就是让他把精液射出来就好了。

  她几乎是用扯的,抓住长裤与底裤松紧带的裤头,一把拉了下来,男性股间的东西立刻出现在她眼前,软趴趴地躺着,但是已经有两根手指的粗细,明明还没勃起,就已经比手指的长度还长,乌黑的棒子,龟头也是黑得凶恶,真的要碰这种东西吗?

  「等一下喔!开一下旁边底下的柜子,再下去一格……对!就是那个。把里面那罐润滑液拿出来。」

  「为、为什么这边会有这种东西啊!?」

  「没什么啦,本来是准备叫外卖的时候用的,既然现在有人可以帮我解决,那就拿出来用一用吧。」

  「外卖……?」

  「就是到府服务的妓女啦!」

  真是太不知羞耻了!美宣在心中暗骂,脸上也是一付嫌恶的表情。

  虽然早就可以猜到,对方一定是很习惯玩弄女生,但是实际从他的嘴里说出来,果然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厌恶。

  这种会花钱玩弄别人身体的家伙,肯定一点也不懂得尊重他人,他的性器官也不知道跟多少女性做过,自己竟然还要去碰那种东西,真是太肮脏了!「盖子直接拔开就好啰!倒一些在我的鸡巴上面,你自己的手上也淋一些,然后就开始帮我搓吧。」

  老练地下了指令,坐在一旁一付等着别人服务的模样,想着只要忍耐这一下就好,美宣乖乖照着他的说明行动。

  她拔开喷嘴上的盖子,将喷嘴对准男人的性器官,轻轻挤了一下瓶身,透明的液体立刻滑出瓶口,黏稠地牵成一条丝,浇淋在男人的性器上。

  大概是碰到冰冷的液体吧,那个黑色的东西跳动了一下,美宣眼看润滑液应该淋得差不多,在自己的右手也挤了一些,接下来就真的要摸了吧……一般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帮男生自慰的经验?该从哪里开始,美宣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  总而言之先抓住那个棒子吧。

  她抓住那根还没勃起的东西,手掌稍微施加点力道,这样轻轻的压迫,手上的性器官好像越来越硬了。

  然后是,虽然她不知道一般男生是怎么自慰,不过她用想像也可以了解,所为自慰不过是用性器官,做跟异性做爱相似感觉的事,男生做爱的感觉,就是用这根东西在女生的体内进进出出吧。

  美宣越想脸越红,不过她也可以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,她将右手圈成一个弧形,刚好套住男性的阴茎,她就这样套着那根棒子,开始前后搓动起来。

  黑色的肉棒,在她白皙纤细的手掌里,前后冒出小头,美宣的心里充满着恶心,只想着继续这样加快速度,男生很快就会射出来了吧。

  美宣紧闭双眼,右手拼命地套弄,就算搓出咕啾咕啾令人害羞的声音,她也不在乎,只要能赶快让这个男人射精就好。

  「还真是初学者啊,就算用了润滑液也一点都舒服不起来,这样根本射不出来啊!」

  不会吧,美宣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的确是一脸无奈,并没有强忍着舒服的感觉。

  可是男生的性器不是很敏感吗?这样搓揉难道并不舒服吗?「这样一直死命搓,根本就舒服不起来,要更加细心抚摸龟头,还有沟槽的地方也要多照顾一下。」被这种吊儿啷当的家伙指导,美宣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甘心,几乎要忍不住说出,马上就让你舒服到直不起腰来。

  当然不可能说出这种奇怪的话,美宣只是照着少年的指示,张开柔软的手掌,轻轻按抚着黑色的丑恶龟头。

  美宣发挥女性特有的细心,一寸一寸用指头按压男性的龟头,有时又用指尖滑动着,在男性最敏感的地方轻巧地活动,虽然依旧是不熟练的手法,但是男人的东西确实开始一点点的胀大。

  原来刚刚那样还不算完全勃起,美宣惊讶地看着少年逐渐苏醒的分身,刚刚还只是稍微站起来,龟头往前方指着;现在整根肉棒都向上翻起,翘成了一个圆弧型,龟头几乎直指天花板,这才是男人真正兴奋的模样吗?看着这个强而有力的家伙,美宣在心中忍不住赞叹,不过最重要的射精目的还没有达成,她急忙继续进行下一个步骤。

  美宣将指尖稍微往下移,抓住龟头与棒子的接缝,指头往前搬弄,彷佛在演奏什么弹拨乐器一样,不断挑弄龟头的沟槽。

  这确实是男人最敏感的所在之一,这样反覆的攻击,一般男性肯定会受不了吧,可惜她遇上的,是一位身经百战的男子。

  「还是一样单调的手法啊……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啦!趴到床上来,我自己用素股解决啦!」

  「为什么要趴上去!?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吧!而且素股是什么啊?」少年已经一脸不耐,美宣还这样问东问西的,他粗重地吐了口气,用最后一丝耐心说:「还不是你动作那么笨拙,根本爽不起来!素股只是在你大腿摩擦而已,不会插进去啦,赶快趴下来!」

  看到少年焦急的模样,美宣有一丝危险的感觉,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在性爱技巧上一定很笨拙,而且事实上她也没让对方射出半点精液,这样协议的内容也没有达成,而且应该也不是真的做爱,自己现在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。

  美宣沉默着弯下腰,褪去自己的鞋子,整个人来到病床上,背对着少年趴了下来。

  「等、等一下!为什么要把内裤脱掉啊!?」

  「素股就是要接触到肌肤才会舒服啊!放心啦,又不会真的插进去。」发觉对方拉下自己的底裤,美宣立刻伸手阻挡,却比不过男人的力气,内裤还是被扯了下来。

  虽然一瞬间,美宣脑中飞过为什么他可以拉住我的手的念头,但是奇怪的触感立刻夺走她的思考。

  「不是说用大腿吗?怎么现在又在屁股上……?」「真是的,不懂就不要问东问西啦!」

  自知自己一点性爱常识都没有,美宣只好咬紧嘴唇,抵抗奇怪的感觉。

  少年看到底裤下,美宣无暇的白皙臀部,因为趴在床上更显得又圆又翘,他忍不住,先把滚烫的肉棒贴到光滑的屁股上滑动起来。

  肉棒在刚刚的手交中已经被点燃欲火,加上残留在棒子上的润滑液,滚烫的东西在股间流畅地上下滑动,对美宣来说实在是个充满困惑的感觉。

  这样真的不会被插入吗?明明离小穴口这么接近,紧张、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又带着些兴奋,自己究竟该不该逃跑呢?大概是玩腻了吧,少年将肉棒移开美宣的臀部,但是进入了更加危险的地方,他将肉棒插进美宣的两股之间,用过膝袜上方的绝对领域,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,甚至直接贴在小穴的裂缝,开始前后滑动起来。

 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!?

  只要他再上移一点,自己就会被今天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侵犯了吧。

  明明想要逃跑,可是美宣肩上的责任,让她继续趴在床上。

  她将自己的脸埋到枕头里面,任凭身后的男人在她的两腿间进进出出,只要忍耐一下就好了,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,等一下他就会把精液射出来,这样自己和文彬就得救了,美宣也只能这样不断跟自己打气。

  这种接近性爱的行为,果然比较能让男生兴奋吧,少年摆动腰的速度越来越快,双手紧紧抓着美宣S型的腰间,前后活动的龟头也不停抵着美宣的阴蒂。

  触电般的感觉,从美宣的背脊传到全身,她不断告诉自己不可以有感觉,可是身体是诚实的,她的阴部开始流出淫液。

  这个男人果然很习惯性爱吧,连这样的行为都可以让女生舒服起来,美宣强压着自己的喘息,阴蒂被直接顶到的时候,甚至会忍不住漏出些娇声,她不停地忍耐,只想着要撑过这一场羞辱。

  突然,这一次的滑动跟以往不一样,龟头直接抵在……小穴口!不行!再往前挺进的话,会被刺穿的,会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侵犯的!即使美宣感觉到事态严重,想要挣扎,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,噗啾一声,男人粗大的肉棒还是插进了美宣的体内,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处女膜,硬生生夺走女性最宝贵的节操。

  「唉呀,好像不小心插进去了。算了,无所谓啦。」「不要啊!!!快拔出去!快离开我的身体!!」「原来还是处女啊,我还以为已经被那家伙用过了,还真是不好意思啊。」怎么可能拔出去,这本来就是这个男人的目的,不管美宣怎样挣扎,被男人强压在底下的她,根本没有办法逃脱。

  门被自己锁上,这里的隔音又非常的好,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来救她,而她最期待来救她的那个男人,更不可能知道她在这里发生了这种事。

  无助的她,泪珠噗噗地滚落下来,自己竟然相信了这个烂人,还愚蠢到被这种烂人强暴,自己怎么会这么没用。

  少年将身体压在美宣身上,下体缓慢地摆动,一寸寸刺激女性的体内,毕竟对方是第一次做,要让她对性爱留下个好印象。

  不过他的手可就不安分,绕到美宣的胸前,解开衬衫的钮扣,掀起内衣就开始肆意搓揉,这可是他从看到美宣开始,就哈到不行的软绵绵巨乳。

  触感果然跟想像一样,又绵又软、充满弹性,就像棉花糖一样,就算是玩过各种女人的他,这对奶子也绝对可以在他的心中排名第一。

  他熟练地把玩胸部,捧起来、上下搓揉,对准乳头进行重点攻击,不断挑逗女性胸部的敏感地带,他的双手没有疼痛的笨拙,一点也没有现在是受伤状态的感觉,或者说他的手根本没事吧。

  「怎么样?渐渐变舒服了吧?」

  「闭嘴!快放开我!你这个大烂人!」

  少年笑了笑,对他来说,美宣不过是还在嘴硬逞强,明明小穴都分泌了这么多的淫液。

  美宣也对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困惑,那个男人的性技巧实在是太好了,他不像一般的*奸犯,一上来就快速抽插,只顾自己射精。

  他细心地先让小穴熟悉他的肉棒,然后仔细探查对象女性的性感带,找到之后就朝着重点反覆进出。

  奇怪的感觉不停从小穴,顺着背脊传到美宣的大脑,好舒服,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,自己可是在被一个大烂人强暴,明明应该只有恶心跟痛苦而已。

  她不断用自己的意志对抗,可是身体还是不听使唤地兴奋,再这样下去会被弄到高潮的!少年紧紧贴在美宣身上,下体高速前后摆动,美宣顿时感觉到一股危机,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么要涌出来,怎么办?完全抗拒不了,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,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泄出来啊!「这次真的要射出来了,这样我们的协议就达成了!」

  「等一下!你不会要射在里面吧!不行!快拔出来啊!」「不行啊!已经来不及了!!」

  「不要啊!!!」

  少年腰部疯狂往前顶入,全身的重量加上力道,美宣根本无法逃脱。

  要被内射了!要被弄到高潮了!粗声的低吼,尖声的惨叫,男人将他的欲望全喷撒在美宣的子宫里,一滴也不留。

  「真是舒服啊!我还要继续住院呢,性处理的工作就麻烦你啦!明天记得要来喔,不然我们的协议就算失效喔。」

  不管倒在床上一点回应都没有的美宣,少年还是自顾自地说着话。

  「爽完一发,来去买瓶汽水吧——」

  少年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病房。

  被丢下的美宣,一个人默默地拉起棉被,将她嚎啕大哭的声音掩蔽起来,泪水和小穴流出的白浊液体,弄湿了这张洁白的床铺。
[完][ 此帖被creazing在2017-12-16 19:09重新编辑 ]